2019年12月初,正在上班的我接到母亲的电话,犹如一个晴天霹雳,得到的消息是:父亲在老家刚确诊肝癌晚期,肝右叶占位:9.8cmx8.6cm


 母亲本想瞒着我,带着父亲去市里医院再看看,当时接诊医生立马让她联系子女,说赶紧去上海比较权威的医院看看还有没有手术的机会,如果有其他器官转移,那病情会非常麻烦!不甘心的是父亲只有51岁,还没有好好享受天伦之乐,就被病魔无情的盯上了。

 当天,立马回家开车接上父母,草草的准备上了行李就赶往上海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徐汇院区),到了上海,由于挂号比较困难,当天从下午7点多在医院门口排到晚上凌晨2点,终于排上队挂了第二天8点半的专家号。

   次日,一家人来到诊室,把老家带的片子给医生瞧了一下,医生问起有没有乙肝,有没有家族史,我们做了如实回答。(家中是乙肝大家族,父亲5个兄妹都有乙肝,爷爷5个兄弟也全部都是60来岁得的肝癌走的。)医生问有没有抗病毒治疗,我们根本都没听说过抗病毒治疗,以前一直以为乙肝不痛不痒,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不能熬夜,干太累的活。这次确诊也是因为老爸感觉最近很乏力,肝区偶尔有轻微的钝痛,在小诊所打了3天葡萄糖没什么效果才去县人民医院检查出来了这个病。病人精神状态,饭量,都与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大概的了解了情况后,医生给开了增强磁共振和肿瘤标记物和血常规检查,外院的检查报告这边不认可,要重新做,无奈只能在这边等了一个多星期才算把该做的检查全部做了一遍!

     12月中旬,来上海已经10天了,报告什么都出来了,取了全部报告后又是熬夜去排队挂号,次日找医生帮忙看,我们当时挂的是肝脏外科,主治医生一看AFP  16000多了,说已经是正常人的上万倍了。这个瘤子基本就是恶性的!仔细一看片子,肿瘤单发,很大,10公分左右,便说,尽快安排手术吧,下周一就可以!顺便还跟老爸开了句玩笑:爬楼梯上5楼没问题吧?吃不消的话可能要选别的方案,因为肿瘤大,切掉的肝组织多,怕身体吃不消!老爸不假思索的说上10楼都没问题!就这样,一家人忐忑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因为来之前就怕肿瘤太大,做不了外科手术)

    就这样,到了周一,医生安排我们住进了上海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浦东院区),这边病床比较空闲,主刀医生也是我们挂号的主任医师,住进去之后马上也为我们安排了手术,经过了8个多小时辛苦的战斗,手术很顺利,出来了,在这里还是要感谢当时的主刀医生!

 术后3天后检查了AFP甲胎蛋白,1600多,下降很多,但是没有达到标准值,问了几个病房里的病友,有的说肿瘤切了第二天甲胎就可以降到正常值,也有的病友说只要下降就是好情况,甲胎会慢慢降到正常值,所以当时也没有太担心,医生每天随访的时候,我们问医生情况好不好,医生说一切都正常,恢复的非常好!只是开腹后发现门静脉有癌栓,已经做了取栓术,不过这3年内的复发率还是很高!手术过程是很顺利的!就这样,术后一共住了6天院,第7天就出院了。期间也没有其他身体不适,只是刀口疼痛。

   出院的时候,医生给开了恩替卡韦(润众),当时医保后17.6元一盒,据病友说,之前200多一盒,然后又开了一个月量的胸腺五肽,说是免疫治疗,我们也不懂。花了8896,隔一天打一针,手臂针筒注射,自己拿回家打,其他也没有什么药,问了医生也还没说要化疗,放疗什么之类的。就让一个月之后过来复查,看着术后恢复的挺不错的老爸,出院的时候也是自己走出医院,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本文系作者授权觅健(www.mijian360.com)发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