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底,手术顺利后回到家迎接元旦,想着新的一年,一切会重新开始!在家修养了半个多月,在新闻里看到了武汉新冠疫情,本以为是虚惊一场,不会像2003年的非典一样那么严重,直到后续,疫情越来越严重,到处都是封路封村的消息。这才想到,老爸手术马上一个月了,要去上海复查了,刚好接近年关,春节马上来了,联系了上海医生想预约好时间的,结果被告知上海也快封城,医院里面更是严格,外省的基本都进不去上海市(我们是浙江的)

   无奈,医院那边给的答复是可以稍微等疫情好转一些再去当地开有关证明,才可以去复查,刚好年关了,跟医生商量之后决定再过一个月去复查,也就是离上次手术两个月时间。没办法,只能在家等了,倒霉的是,又过了一个月,联系上海得到的回复还是外地人员进医院要走程序,比较麻烦,而且去到上海要住酒店隔离2周核酸检测阴性才可以进去医院复查!没有办法,医生也是建议我们在当地先做个肿瘤指标物跟增强CT先看看情况

   时间来到了2020年2月中旬,也就是手术后2个半月,老爸说肝部不太舒服,痛也不痛,就是有点胀胀的感觉。我们慌了找了村干部开了证明,盖了章。我们就去了县人民医院检查,结果一检查,甲胎蛋白涨到了2万多,肝部又发现两处占位!左肝下叶偏中间的位置5cm占位,肝右叶下叶2cm小强化灶!结果一出来,全家都傻眼了,隔壁邻居听说了也过来议论纷纷,有的比较迷信的。就说是天天吃泥鳅跟黄骨鱼导致的,因为那些是发物,吃不得。而我们在上海做完手术,医生跟病房里的病友们就是推荐多吃泥鳅,多吃鱼,补充蛋白质,可以让身体恢复的快一些!

     一时间,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我们也乱了方寸了,怎么办才好?赶紧联系上海医生呗,医生一看到我发过去的报告单,也是感觉不可思议,切除的时候切的很干净了,病理报告切缘也是阴性的,卫星灶也没有,中分化肝细胞癌,单发,出了肿瘤大一些,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复发过程会这么快这么迅速!当时联系的管床医生,经过他跟主任医生的沟通后,主任医生让我们赶紧去村里开证明,先赶去上海。这时,听说疫情政策变了,酒店隔离一星期,只要申请上海的随申码绿码就可以先进医院检查,然后住酒店隔离一周,等检查报告都出来刚好差不多一周就可以安排住院!

       记得很清楚,到上海已经是3月8号,做完各项检查后,3月15号医生给安排的住院,期间也咨询了医生,医生说是复发了,而且肿瘤恶性程度挺高的,所以长得很快,可以考虑介入治疗,不过不一定能控制住,因为我们从头到尾都是联系的肝脏外科,做介入需要转到介入科。这中间又要耽误好长时间,就在我们犹豫不决的时候,当天下午,主任医生推门进来病房,说找了整个肝脏外科的专家一起讨论了以后,决定冒风险再为我父亲做一次外科切除手术,虽然风险很大,但是他们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冒险再做一次手术(因为之前已经动过大刀,并且切了很多,相当于这次再切,加起来要切掉半个肝了)

     治疗方案很快定下来,我跟妈妈都担心老爸身体吃不消,但是老爸也坚决决定再赌一把,因为当时恢复的非常好,病人精神跟体力都跟常人无二,肝储备也很不错,条件是符合的!当机立断,感觉找医生签字,手术时间安排在了3月16日。

      到了手术当天,心在一次被揪了起来,老爸还在安慰我们说没事的,说肝脏没有痛觉神经,不会痛。顶多刀口痛几天,到时候多用几天止痛泵就能挺过来。8点半进手术室后,一直到晚上7点多才出来,医生给我们看了切下来的肿瘤组织,2个。一大一小,大的5公分多,小的3公分左右。看到老爸的脸,气色明显没有第一次好了。在原来的刀口上又开了一刀,两次都是20多针的大刀,可想而知多么痛苦!

     头几天夜里总是睡不着,喊疼,说后悔做这次手术了,好后悔好后悔,止痛泵也没什么用,我们只能安慰他,这次一定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这次住院了10天,到出院的时候恢复的也还可以,医生也说51岁的人有这么好的体质很难得。只是食欲感觉不好,医生说是肝切多,只能回去慢慢养了!好吧,虽然过程很坎坷,但是结果总是圆满的,顺顺利利的也就出院了!这次出院带药也是恩替卡韦,胸腺五肽一个月,还多了一瓶复方斑蛰胶囊,说是抗肿瘤保肝的,买好药办了出院就回家了。。。

本文系作者授权觅健(www.mijian360.com)发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