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不完全统计大约 1/3 的癌症患者会恐惧、抑郁、焦虑等身心问题,这些问题会严重影响患者的心理健康、生活质量,甚至与癌症复发相关。

1

肝癌患者在术前会恐惧手术、恐惧死亡;术后,又因肝功能异常、治疗的影响,患者的机体功能出现紊乱,活动能力、社会功能均降低,使得患者的情绪不稳定,进而导致了焦虑和抑郁的情绪蔓延。焦虑抑郁情绪也是肝癌患者最常见的心理问题,这种情绪不仅对患者带来不良影响,同时也会对家人带来心理负担。

同时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使肝癌患者处于慢性心理应激状态,可影响机体的免疫识别和免疫监视功能,导致内稳态失衡。人的免疫系统是杀灭肿瘤的有力保障,负面情绪会影响人体的免疫功能,导致免疫系统失能,不仅不利于肿瘤的控制,同时严重的情况下也会导致其他疾病的发生。

2

肝癌患者需要怎么做才能应对这些不良心理?

1

心理治疗

改变患者的认知,通过调查分析发现,大多数患者不良情绪的产生均是由于对疾病不正确认知导致的,因此为改善患者负性情绪一方面可从改善患者的认知入手。

通过咨询医生、查阅书籍、参加肝癌互助群等形式,对自身疾病的整体认识、手术方式的选择、注意事项、预后进行一个系统的了解,改变自己的认知,避免过度焦虑情绪。

2

社会支持

当个体面对应激事件时得到社会支持,不仅可以为应激状况下的患者提供保护,还可帮助患者保持良好的情绪,良好的社会支持可促进肝癌患者身心恢复,使其尽快适应手术后的生活状况。

很多患者因为患肝癌及手术等影响,辞去工作,不出门,不与社会交流,这样只会让自己越来越封闭,负面情绪越来越多,在此鼓励肝癌患者积极参与社交当中,多与人沟通,比如出门跳广场舞、唱歌等。

3

亲情陪伴

癌症会影响一个家庭的稳定性,为保持这种稳定需要家庭成员的共同努力,而配偶作为肝癌患者最亲密的生活伴侣和最重要的社会支持,其对疾病的认知和心理状况会直接影响到患者。


目前很多认知干预疗法均是仅针对癌症患者本身开展而未涉及到配偶参与,实施配偶同步认知疗法,比如陪伴就医,关心患者的病情、心理变化,提供帮助和支持,同时也增加了彼此的交流,更多的表达对患者的关心和照顾,这些都有利于提高患者社会支持的主观感受,促使患者能够更好的利用自身的支持系统以调节不良情绪,减少心理应激。

4

健康饮食

不良的饮食习惯会出现恶心、呕吐等身体不适, 加重患者的不良情绪,特别是在化疗期间。因此培养好的饮食习惯,特别是化疗期间的饮食习惯,有助于帮助患者保持情绪的稳定。

规律饮食,每日三餐定时定量,每次进食量不宜过多,不宜过快,细嚼慢咽。


②进食的种类要搭配好,多吃维生素、蛋白质含量高的食物,多吃新鲜蔬菜水果。


③化疗期间不能进食油腻食物,饮食宜清淡,以半流质饮食为主,少盐少油,不吃油炸类食物,尽量选用水煮、蒸炖的烹调方式做出的食物,少吃糖类食物,因为糖类食物会增加胃酸分泌,加重恶心、呕吐。


禁止吸烟饮酒,少喝或不喝浓茶、咖啡与浓果汁,少吃辣椒

5

运动方式

瑜伽运动可以改善癌症患者的焦虑症状,减轻抑郁症状,提高生活质量,缓解癌性疲劳。如果情况允许,肝癌患者可适当参与瑜伽运动,因为瑜伽运动可以缓解肝癌患者的负性情绪,提高生活质量。

肝癌术后恢复情况好的话是建议早期进行锻炼的,具体时间及是否耐受锻炼可咨询主管医师,要循序渐进地进入定期瑜伽练习模式,一般每周一到两次,时间15-20分钟,避免过度劳累的有关动作

6

其他娱乐方式

肝癌患者在治疗和康复过程中辅以音乐疗法,不仅能够减少患者负面情绪对疗效的影响,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减轻患者痛苦。

平时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听一些舒缓、轻松的音乐,比如民谣、轻音乐、佛音,闭上眼睛聆听,放空自己,但时间不宜过长,半小时为宜。其他还包括一些心理暗示、药物治疗等手段干预。

我们知道了肝癌患者的种种心理问题,以及它带来的负面结果,针对的策略最主要的在于改变患者的认知,同时配偶及社会的支持也至关重要,加上饮食、运动的调节,必要时寻求医务人员及药物的帮助。


参考文献:

[1] Yi L J , Tian X , Jin Y F , et al. Effects of yoga on health-related quality, physical health and psychological health in women with breast cancer receiving chemotherapy: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Ann Palliat Med, 2020, 1-15.

[2] Berger AM,Mitchell SA. Modifying cancer related fatigue by optimizing sleep quality [J]. Natl Compr Canc Netw,2008,6 (1):3-13

[3] Hopwood P,Sumo G,Mills J,et al. The course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over 5 years of follow-up and risk factors in women with early breast cancer:results from the UK Standardisation of Radiotherapy Trials(START)[J]. Breast,2010,19(2):84-91.

[4] Wang X, Wang N, Zhong L, et al. Prognostic value of depression and anxiety on breast cancer recurrence and mortality: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282,203 patients. Mol Psychiatry. 2020;25(12):3186-3197

[5] Segerstrom SC,Miller GE. Psychological stress and the human immune system:a meta-analytic study of 30 years of inquiry[J]. Psychol Bull,2004,130(4):601-630[11] Yu Y, Peng L, Chen L, et al. Resilience and social support promote posttraumatic growth of women with infertility: the mediating role of positive coping[J]. Psychiatry Res, 2014, 25(2):401-405.

[6] Saadet C, Ozgül K. The effect of web-based training on life quality and spousal adjustment

for women with breast cancer and their spouses[J]. Eur J Oncol Nurs, 2020, 47: 101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