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觅友咨询肝癌腹水的处理方法,这个并发症一直困扰着许多肝癌患者,甚至造成了非常严重的不良预后。


今天讲解一下癌性腹水的处理方法,希望对大家有帮助,解决觅友们的困惑和难题。

图片
癌性腹水是如何产生的?


腹部是一个空腔结构,外表是我们可触及的表层皮肤,内侧有一层浆膜包覆,像被子一样保护着腹腔内柔软的脏器,这层浆膜被称为腹膜,包裹的脏器包括肝、胆、胰、脾、胃、肠和肾等。腹膜与很多脏器都含有丰富的血管,例如肠道有肠系膜静脉等,在正常状态下会有少部分液体从微血管中渗出,再由淋巴管回收,完成一个动态平衡。


但是对于癌症患者而言,在恶性肿瘤中晚期,一方面随着肿瘤细胞的播散、种植,会导致淋巴管压迫或者阻塞,液体回流受阻。另一方面由于癌症是一种消耗性的疾病,患者营养供给不足,会导致低蛋白血症,血液由于缺少蛋白质变得“稀释”,这会导致液体从腹膜与脏器血管中渗出的更多。如此出多进少,腹腔中积聚的液体越来越多,最终导致“癌性腹水”的形成[1]



癌性腹水痛苦吗?


癌性腹水常常伴随着呼吸困难、胸痛、胸闷、气喘、咳嗽、血痰、乏力、口干、口苦厌食、黑便、双下肢肿胀等不适。


常见的治疗手段包括外科抽水、放水等处理方式可以短暂缓解患者痛苦,但会使机体流失更多的蛋白质等营养物质,导致腹水再度产生,并且病情更快、更重,形成恶性循环。频繁的外科治疗更为患者的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和心理负担。



癌性腹水有哪些治疗方法呢?


1. 原发肿瘤的治疗

出现腹水时首先应该根据原发肿瘤选择患者敏感的靶向药物或其他治疗方式,积极进行系统性或针对性治疗,在控制肿瘤病情的同时减少腹水。选择这个方法时要据患者的体能和肝功能状况应用。


2. 营养支持 

恶性腹水的患者大部分存在血容量不足、营养水平差、电解质紊乱等,也常伴有低蛋白血症。此时应给予低钠、高蛋白、易消化的饮食,必要时可听从医生建议采用静脉营养支持;即从静脉注入白蛋白等,使血液胶体渗透压升高,血液再度“黏稠”,从而阻止液体从腹膜与脏器血管中渗出,进而减少腹水的产生。


3. 应用利尿剂 

应用利尿剂可以排出体内的液体,这些液体并非全部来自腹腔的腹水,而主要来自于体液,如血液、组织液等。这样的处理方法首先会引起体内环境的改变,甚至因发生水的平衡失调而出现新的疾病。其次排出的液体并不完全是水分,其中尚有大量电解质,例如钾、钠等,钾随排尿丢失,可引起缺钾的一系列症状,甚至导致肝昏迷。


目前临床上用利尿剂治疗恶性腹水的效果一般,争议也较多,有效率大约仅为40%[2]



4. 腹腔穿刺及置管引流 

腹腔穿刺引流可迅速缓解患者腹胀、腹痛及呼吸困难等症状,但应注意补充水、电解质及白蛋白,防止出现有效循环血容量不足而引起的血压下降甚至休克等症状。



5. 腹腔内化疗、热疗  

腹腔内化疗是将化疗药物注入腹腔内,使化疗药物与肿瘤接触更为直接,并一定程度上延长与肿瘤接触时间。其毒副反应相对较小,在疗效观察过程中,一般情况下患者均可耐受药物作用。化疗敏感药物因人而异,对恶性腹水疗效较好,我国进行的几次临床试验中所选用的化疗药物如氟尿嘧啶和紫杉醇等药物的有效率均在82%以上[3,4]


而腹腔热灌注化疗则是将热疗与化疗相结合,通过加热使肿瘤组织的温度达到40~44℃,使肿瘤细胞生长受阻、死亡,并使细胞通透性增加,同时进行化疗药物腹腔内注射,可增强化疗药物效果。热灌注化疗疗效已得到广泛肯定,应用也相当普遍。临床上甚至有临床试验利用腹腔镜辅助腹腔热灌注化疗治疗恶性腹水,总有效率达到100%[5]



6. 靶向治疗   

靶向治疗药物卡妥索单抗(Catumaxomab)于2009年在欧盟上市可治疗恶性腹水。临床应用表明腹腔输注卡妥索单抗与单纯穿刺引流腹水相比较,腹腔输注卡妥索单抗的患者生活质量更高、生存时间更长,并且有较好的耐受性[6]



7. 中医药的应用    

中医学认为恶性腹水属于“臌胀”,系病久正气虚衰,气血水液运行受阻,水积于腹腔而形成,鼓形于外。肝、脾、肾三脏功能失调,肝失疏泄,脾失健运,导致水湿内聚,气血生化乏源,久则累及于肾,肾不制水,阴水日聚,耗气伤阳。多为本虚标实,虚实错杂,气血水相互为患,气虚为本,血瘀为标。


因此,中医治疗恶性腹水的原则是行气活血利水。辩证治疗、中医外治能在患者的身体状况虚弱,难以耐受西医的传统放化疗时,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减毒抗癌、延长生存时间、改善生活质量的作用。中药腹腔灌注治疗也被证明为中晚期恶性腹水患者的一种有效的缓解手段。



癌性腹水的家庭护理


对癌性患者及家属而言,在日常生活中,应谨遵医嘱,保持低钠高蛋白饮食。伴有下肢水肿等体征时应减少活动,卧床休息,同时定期协助翻身或按摩避免压疮及血栓形成。如有心悸、呼吸困难等症状家属应协助患者取半卧位,有条件可给予家庭辅助氧疗。


另一方面,由于疾病的难治性、消耗性、长病程,患者常出现忧伤、消极、恐惧等悲观情绪。家人的关心与支持对患者而言是任何药物都无法替代的慰藉


参考文献:

[1] Fagotti A, Petrillo M, CostantiniB, et al. Minimally invasive secondary cytoreduction plus HIPEC for recurrent ovarian cancer:a case series[J]. Gynecol Oncol, 2014, 132(2):303-306.

[2] 刘淳. 恶性腹水的诊断与控制研究进展[J]. 中国现代医生, 2012, 50(9):29-31.

[3] 刘加福, 纪成周. 腹腔置管化疗癌性腹水的近期临床研究[J]. 中国社区医师:综合版, 2005, 7(2):23-24.

[4] 张存良, 昝松波, 董林. 腹腔内灌注紫杉醇治疗恶性腹水近期疗效[J]. 中国实用医药,2014,9(8):16-17.

[5] 崔书中, 巴明臣, 唐云强, 等. 腹腔镜辅助持续循环热灌注化疗治疗恶性腹水[J]. 中华普通外科杂志, 2010, 25(11):869-872.

[6] Wimberger P, Gilet H, Gonschior AK, et al. Deterioration in quality of life (QoL) in patients with malignant ascites: esults from a phase Ⅱ/Ⅲ study comparing paracentesis plus catumaxomab with parcentesis alone[J]. Ann Oncol,2012, 23(8): 1979-1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