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治疗的进展总在不经意间就跨出了一大步,从免疫单药到免疫联合靶向药,再到双免疫疗法,免疫治疗的研究领域逐渐拓宽。


说起肝癌的双免疫疗法,就不得不先提到已经获批用于肝癌的二线治疗——O Y双免疫疗法(纳武利尤单抗联合伊匹木单抗)。O Y双免疫疗法是PD-1单抗与CTLA-4抑制剂的联合应用,两者联合应用于肝细胞癌患者的二线治疗,使患者的客观缓解率达到31%,且中位生存期高达22.8个月,显著延长患者生存时间。基于此,O Y双免疫疗法也被FDA批准用于肝细胞癌患者的二线治疗。


除了PD-1单抗与CTLA-4抑制剂的联合带来了肝癌患者的希望,PD-L1单抗与CTLA-4抑制剂的联用也有了突破性进展。





10月15日,阿斯利康官方公布了PD-L1单抗Imfinzi(英飞凡,通用名:durvalumab,度伐利尤单抗,I药)联合CTLA-4抑制剂替西木单抗(tremelimumab)的HIMALAYA 3期临床研究达到了总生存期的主要终点。


HIMALAYA 是一项随机、开放标签、多中心、全球性的III 期试验,在1324名既往未接受过系统治疗且不符合局部治疗的不可切除晚期肝细胞癌患者中,分别进行Imfinzi单药治疗和 STRIDE 方案(单次给药替西木单抗 常规间隔给药[4周一次]度乏利尤单抗)治疗。


该试验在 16 个国家的 190 个中心进行,包括美国、加拿大、欧洲、南美洲和亚洲。主要终点是 STRIDE 与索拉非尼的 OS,关键次要终点包括I药与索拉非尼的OS 、STRIDE 和单独使用I药的客观缓解率和无进展生存期 (PFS) 。


与一线标准疗法索拉非尼相比,单次高剂量的替西木单抗与度乏利尤单抗联合提高了患者总生存期,显示出统计学意义和临床意义的总生存(OS)益处。也就是说,度乏利尤单抗联合替西木单抗有望成为晚期肝细胞癌患者新的一线疗法!具体的研究数据将在即将召开的医学会议上公布,我们一起期待吧。


同时,该组合的安全性良好,将替西木单抗与度乏利尤单抗联用并不会增加严重的肝毒性,度乏利尤单抗和替西木单抗也已于 2020 年在美国FDA获得了治疗肝细胞癌的孤儿药资格。



  • Imfinzi (durvalumab) 是一种人类单克隆抗体,可与 PD-L1 蛋白结合并阻断 PD-L1 与 PD-1 和 CD80 蛋白的相互作用,对抗肿瘤的免疫逃避策略并释放对免疫反应的抑制。


  • Tremelimumab 是一种人类单克隆抗体和潜在的新药,靶向细胞毒性 T 淋巴细胞相关蛋白 4 (CTLA-4) 的活性。Tremelimumab 阻断 CTLA-4 的活性,促进 T 细胞活化,引发对癌症的免疫反应并促进癌细胞死亡。



两者联合后,明显达到了1 1>2的治疗效果,这一双免疫疗法也可能成为治疗选择有限且长期结果不佳的不可切除肝癌患者的一线治疗方案,为患者带来生存获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