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对癌症患者的了解不断深入,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生活中、抗癌群体、抗癌活动很少有老年肝癌患者身影,这是为什么呢?


和一位70岁的病友接触后才发现,老年病患虽多,但一方面因为生活自理能力的不断下降,她们走出家门或病房的机会更少;另一方面,因为疾病进展到末期,需要有大量的经济支持,需要有人照顾她们的生活起居,她们不想麻烦家人送她们去参加这些活动。


这些原因让越来越多的老年患者主动把自己的身体活动限制了,也把心理活动限制了,让老年患者产生自己的存在成为照顾自己的亲人负担的心理,也就是自我感受负担。


国内研究有报道90%的老年癌症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自我感受负担。自我感受负担的出现不仅会延长治疗周期,不利于患者预后,同时也会影响家人的心理。


那么,该如何帮助老年人摆脱自我感受负担呢?


帮助调整认知偏差


自我感受负担者总是担心自己的存在对家人来说是麻烦,控制不住的出现担忧。他们无论从正面或侧面询问家人多少次来否定自己的猜测,一个“万一”就可以让她们重新陷入自我感受负担的情绪中。即使概率很低,但只要想到家人可能不喜欢自己的存在,可能自己的存在伤害到他们的正常工作和生活……这些自己无法承受的结果,就会出现种种担忧,相应的出现焦虑、疑病和强迫症状。


这时,需要我们用细心和耐心一遍遍地告诉爱人、妈妈、奶奶……,你们的存在不是负担,而是享受,享受亲人陪伴的每一刻,享受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幸福。对于家人来说,现在的陪伴远远可以胜过照顾的繁琐。

树立正确的心态是一种积极面对疾病的态度,家人和社会的支持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运用正确的社会支持方法对促进老年患者生活质量的提升具有积极意义。


帮助把注意力从疾病分离出来



生活中很多人有这样的经验,一个字看多了就会越来越不像,一张熟悉的面孔,看久了之后都可能会突然陌生起来。同样的,如果一个人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照顾你的人是否觉得你是负担身上,那无论对方多么上心,都能感到异常。


就像因身材焦虑而患厌食症的孩子,明明已经很瘦了,每天关注自己的身形样貌时总感觉自己胖的不行,所以更加不敢吃东西。


“许多人的痛苦并非来自疾病,而是反思地产物。”过多的反思疾病,反思疾病带来的后果,往往不利于康复


所以,建议病友们学会减少对疾病的关注时间,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兴趣、家人的陪伴或者其它令你感到幸福的事情中。家人也可以通过多参与患者的生活,在身体合适的情况下通过出去散步等方式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关注生活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



自我负担感本质是对家人的重视产生的焦虑。焦虑具有压倒一切的特质,这使得焦虑的个体无法全身心投入到工作和生活中,无法体验到当下的乐趣。


焦虑者往往迫切的想要解决引起焦虑的因素,但越深入,反而越焦虑。

一个自我负担感的患者怀疑自己给家人造成严重的负担,他的解决办法就是不问也不提要求,身体不适也不说,以减轻他自以为的负担。但这种不沟通不合作的后果就是,每天在心理怀疑,随着疑虑不断地加深,自己就给自己下了定义,给家人下了定义,越来越坚信自己是家人地负担。


建议患者和家属要多进行沟通,隐瞒身体情况是最不明智的做法。如果心存疑虑就问出来,当然家人也可以主动表达自己在患者患病后的情绪变化和在照顾过程中的感受。不要因为一个不敢问一个不知道说,而白白耽误了这段从死神手中偷来的时光。


帮助建立对疾病本身科学的认知



当你不知道螃蟹的鲜美前,你可能认为螃蟹是有毒的、是锋利的。疾病也一样,患了癌症,听到“癌”自动想到死亡,自动想到高额医药费,自动想到家人必须承受巨大负担,这些事情可能会发生,也可能不会。


但是,在没有对自己所患疾病进行科学认知前,自作主张地把这些负面影响划上等号,是不对的。


所以,建议患者自己主动或和家属一起,通过正规的医院或网络平台先对自己的疾病做个全面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