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梅家坞的分享会,我也想聊聊:

1. 对于乳房手术来说,总有人认为全切了才安全,全切就不会转移复发,其实不然,这个问题也是外科医生总在宣传的事情。

现代医学的发展,两种手术的愈后效果是一样的。保乳术更利于患者的身心,而且创口小,好恢复。

梅家坞妹妹(比我小哟)选择了保乳,我也是保乳术。

我遇到过原位癌也坚决要求全切的女孩,医生的耐心讲解她听不进去,“保命要紧乳房不要了,您的手术还能省点事儿。”主刀直摇头说:“我们不怕手术复杂,最怕遇到难沟通的人”。

2. 中药之说,许多人认为化疗时吃中药会伤肝,那么为什么治肝的药大多是中药,外科医生不让我们吃中药,为什么又给我们开贞芪扶正、生血丸之类的中药,中成药也是中药呀。我的主刀就让我问的无话可说。

我化疗后身体弱的不成,体重下降5公斤,放疗才几次就得了肺炎,而且反反复复,总不好。由于我抗生素严重过敏,高烧39.7℃,医生不能给输液,只吃了一片服抗生素就让我的白细胞从14.5降到3.4,呼吸科主任:“不能吃了,停药”,以后呢?“回家观察”。

白细胞低是否要打升白针的回答是“不知道,你得问问给你化疗的医生去”,“那我什么时候继续放疗,停时间长了不好吧”?

“这个,你问放疗科医生去”。

到了化疗的外科,医生的回答是:“你还在发烧吧,打针,白细胞升高了是什么原因不好区分,你去呼吸科问问能不能打”。

到了放疗科,主任说:“打升白针这事儿,问问你的主刀吧,我不好说,放疗停时间长了当然不好,什么时候继续做,你还得去问呼吸科,找主任问问”。

我一个病人,我没家属陪同,我发着烧,一天在三个科室,两个楼之间转了三圈后,我回家了。

这时只有中医的医生收留我,我的肺炎是中医治好的,高烧也是中药退烧的。

我免疫力太低,还是没扛住,靶向治疗肺转移了。

肺转移后在中日友好医院化疗的同时吃万主任的中药,半年多的白蛋白紫杉醇化疗,我没吐过,我能正常吃饭,体重还增加了5公斤,我顺利完成了治疗,肺上三个的转移瘤消失了,而且一直控制的很好,我坚信中医起了很大的辅助作用。

3. 艾灸我是没做,做但黄金昶的名子我是如雷贯耳早有所闻,我还曾挂上过北中医三院乳腺癌外治黄金昶主任的专家号,但因主任停诊被取消,也许就是我没有缘分吧。

我不做艾灸是因为我对点燃的艾条烟雾过敏,不是怕做了艾灸会怎样怎样。

4. 运动,这是我们每个人都赞同的,年龄的原因我只是简单的运动,操场上走圈圈,一天6000步以上,我的血糖,血脂,胆固醇,尿酸,胆红素,转氨酶,都在正常值,老年病与我无关。

就聊这些吧,我还想说说咖啡,咖啡也是有争议的,太晚了,咖啡以后再说吧。